康强电子(002119.CN)

或受“银亿系”破产波及!康强电子换届选举停滞不前,谁在干扰?

时间:21-03-22 18:35    来源:中国经济网

康强电子(002119)和ST银亿存在着间接控股关系。康强电子的新一届董事会、监事会未能产生,或与正在破产重整关键节点的ST银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翻看宁波康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强电子,002119.SZ)近三个月公告内容,能直观感受到该公司内部的暗潮汹涌。 

明明上市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时间已到,却因新一届候选人提名工作尚未完成而延迟至今。而第一大股东在2021年2月26日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却又在5天后撤回。 

披露公告内容如此一波三折,是否意味着康强电子的内部控制出现了什么问题。 

为此,深交所向康强电子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核查并补充披露新一届董事会、监事会候选人的提名工作尚未完成的原因,并自查公司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 

到底是何原因让康强电子的正常选举程序停滞不前?《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康强电子和ST银亿存在着间接控股关系。康强电子的新一届董事会、监事会未能产生,或与正在破产重整关键节点的ST银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公司控股权曾被抵偿占资 

康强电子是一家2007年登陆深交所中小板的上市公司。资料显示,该公司是国内最大塑封引线框架生产基地,国内第二大的金丝生产企业。 

虽然近年来康强电子业绩表现起伏不大,但其在资本市场上颇受瞩目,这主要与其背后大股东“银亿系”近年来的起伏相关。 

银亿系旗下的上市公司有两家,分别为ST银亿和康强电子。资料显示,康强电子的第一大股东是宁波普利赛思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普利赛思),而控制普利赛思的浙江银保物联是ST银亿的全资子公司。ST银亿的现状,又与因流动性危机而破产重整的昔日宁波民企巨头银亿集团有关系。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银亿系”进入康强电子已有时日。2014年3月,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的股东郑康定等46人,将所持全部普利赛思股权以协议方式转让给银亿控股。转让完成后,银亿控股间接控制了上市公司19.72%的股份,熊续强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8年底,银亿系债务危机爆发。2019年12月19日,宁波中院裁定受理银亿股份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其母公司银亿集团提出的重整申请,银亿集团、银亿控股正式进入重整程序。 

康强电子也因为银亿系债务危机而受到牵连。因股票质押出现平仓风险,银亿系旗下所持康强电子股票多次被卖出。在此影响下,银亿系所持康强电子股权比例持续下降。 

同时,康强电子还牵涉到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 

2018年,ST银亿累计发生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资金31.92亿元,其间只偿还了9.45亿元。因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行为,银亿系掌门人熊续强等被证监局出具了警示函。 

由于康强电子和ST银亿皆为银亿控股旗下上市公司,随后银亿控股将康强电子的部分股权,用以抵偿ST银亿的占用资金。根据康强电子2019年7月公告,银亿控股所持普利赛思100%股权由ST银亿的全资子公司浙江银保物联接纳,普利赛思的核心资产即是康强电子19.72%的股权。 

虽然间接控股股东变为了ST银亿,但同为银亿系旗下的上市公司,康强电子仍未逃出阴霾。2020年ST银亿也进入破产重整。2020年6月29日,康强电子披露,公司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之间接控股股东ST银亿申请重整被法院受理。2020年12月,ST银亿重整计划得到批准。 

由于ST银亿仍为康强电子的关系,其破产重整意味着康强电子的最终控制权也悬而未决。 

康强电子十大股东持股情况(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或受ST银亿破产重整牵连 

值得注意的是,在ST银亿的破产重整中,出现了一个关键方——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梓禾瑾芯)。 

资料显示,2020年10月27日,在宁波中院监督下,重整投资人评审委员会对意向重整投资人提交的重整投资方案进行现场评审,最终确定由梓禾瑾芯作为ST银亿重整投资人。其投资总报价为人民币32亿元。重整完成后,梓禾瑾芯将获得ST银亿29.8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9.89%。 

然而截至目前,梓禾瑾芯的相关款项支付尚未完成。 

根据ST银亿3月8日披露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3月8日,公司重整投资人梓禾瑾芯累计支付投资款15亿元(含履约保证金1.53亿元),尚余投资款人民币17亿元未支付。 

按照要求,梓禾瑾芯在2021年3月31日前完成剩余投资款17亿元的支付。目前仍存在重整投资人梓禾瑾芯无法按照约定支付剩余投资款的风险。 

从两者时间重合度来看,或许是ST银亿尚存定数,让康强电子的新一届董事会、监事会选举不断延迟。 

与此同时,这种情况也让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的行为颇为“纠结”。 

3月4日,康强电子披露,收到第一大股东普利赛思《关于提请召开宁波康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临时股东大会的函》,普利赛思提名了两名非独立董事,一名独立董事和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欲在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而3月9日,康强电子又公告称,普利赛思决定撤回《关于提请召开宁波康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临时股东大会的函》。 

不但第一大股东举棋不定,康强电子内部格局也不稳定。 

3月13日,康强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3月11日召开的第六届监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决议显示,当日应参加会议监事3人,实际参加会议监事为2人,监事邹朝辉未出席。由于表决结果1 票赞成1 票弃权,审议未通过《关于监事会换届选举的议案》。 

公告内容显示,康强电子监事钱秀珠女士表示对于议案提名的候选人是否具有监事资格还需要进一步了解,尚无法给出确切意见。 

在新一届的董事会迟迟未能选举产生的情况下,公司董秘、证券事务代表也选择了辞职。3月11日康强电子公告,杜云丽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职务。暂由公司董事长郑康定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由公司信息披露专员周荣康先生代行证券信息披露业务。 

康强电子出现的这种情况,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根据公司日前收到的关注函,康强电子需要就监事邹朝辉未出席监事会议的原因、监事钱秀珠对议案投弃权票的具体原因进行说明,并自查公司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